Top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女子公务员考第一后落选 起诉一审被驳二审继续审

发布时间:2019-02-20 10:11:16

(原题目:湖北女子公务员考第一后落选,提诉讼一审被驳二审指令继续审)

笔试、面试总结果第一名,却没有被湖北省国家保密局任命,这是湖北某地级市公务员夏敏(假名)此前报考省公务员时的亲自履历。针对夏敏的信访,湖北省保密局2018年1月15日书面回复称,没有任命她,是由于被录取同志“在岗位适合度方面更好”,希望她能准确看待组织的挑选和决议。

信访无果后,夏敏状告湖北省保密局。2018年9月30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以为夏敏将湖北省保密局列为被告错误,并驳回其起诉。今后夏敏委托状师提起上诉。今年2月15日,夏敏的署理状师、湖北朋来状师事务所状师朱虹告诉汹涌新闻,1月20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作出终审裁定,打消武昌区法院的行政裁定,指令武昌区法院继续审理此案。

总结果第一未被任命

2016年湖北省公务员招考,夏敏报考了湖北省保密局宣传法例处科员职位,此职位招录1人。

结果公示显示,夏敏(假名)笔试面试总结果第一。

《湖北省部门省直单元2016年度考试任命公务员考试结果折算汇总表》显示,夏敏位列第一名,笔试面试总分79.1125分;第二名潘某,笔试面试总分78.8950分。武汉中院终审裁定书披露,2016年9月7日,夏敏举行了体检。同年12月9日,湖北省委组织部对湖北省保密局拟任命职员举行了公示,拟任命职员为潘某。2017年2月7日,湖北省委组织部作出鄂组干函[2017]4号《关于赞成任命潘某为公务员的函》。

2018年1月15日,湖北省保密局向夏敏作出《信会见题回复》;同年4月3日,湖北省委组织部作出鄂组干〔2018〕198号《关于任命潘某为公务员的通知》。湖北省保密局给夏敏的《信会见题回复》称,你报考我局公务员,并最终进入考察阶段,体现了优秀的综合素质和水平。由于与你一同进入考察的另一名同志,在岗位适合度方面更好,经由稳重决议并按法式报上级批准,录取了另一名同志,希望你能准确看待组织的挑选和决议。?

湖北省保密局给夏敏(假名)的信会见题回复 汹涌新闻记者 周琦 摄

夏敏对第二名“岗位适合度方面更好”的说法并不认同。公然资料显示,夏敏于2013年8月通过公务员招考以第一名的结果进入某地级市政法委。而据其出示的两份保密营业培训结业证书显示,夏敏曾于2013年11月获湖北省保密局发表的天下保密干部全员培训湖北省保密干部培训班结果及格证书,以及某地级市国家保密局2015年6月发表的涉密网络宁静保密治理职员培训班结果及格证书。

夏敏说,2014年1月,营业培训及格后,她正式任机关保密员,卖力本单元(含合署办公单元和下属事业单元)的保密宣传教育、制度制订、自查自评、保密员队伍治理、保密事情质料撰写、秘密通讯等。2016年1月,她所在的地级市保密局发文建立全市保密检查督查组,任命其为副组长。

《湖北省部门省直单元2016年度考试任命公务员考试结果折算汇总表》显示,潘某之前的事情单元为湖北某县人社局。

起诉保密局被一审法院驳回

考了第一名却落选,夏敏以为自己受到不公正看待,将湖北省保密局告上法庭。2018年10月8日,夏敏收到武昌区法院出具的(2018)鄂0106行初157号行政裁定书。武昌区法院以为,《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划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中,被告湖北省保密局是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的内设机构,不是国家行政机关;且公示、任命潘某的文件由省委组织部作出,湖北省保密局没有作出任命潘某的决议,因此原告将湖北省保密局列为被告错误。又因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是党委部门,上述行为无论是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的行为照旧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批准的行为,均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规模。武昌区法院作出裁定,驳回夏敏的起诉。

夏敏不平,委托状师向武汉中院提起上诉。武汉中院终审裁定书显示,夏敏向该院上诉称,湖北省保密局是行政机关。湖北省委保密委员会办公室与湖北省保密局属于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前者为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的内设机构,后者为省直行政机关单元,凭据事情需要以差别的名义对外使用响应名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湖北省国家保密局不是国家行政机关犯了知识性错误。

夏敏还上诉指出,虽然湖北省委组织部作出了任命潘某的决议,但只是例行公务的赞成行为,即未发现湖北省保密局任命潘某的行为在形式上存在错误,而湖北省委组织部这个赞成行为前,湖北省保密局已经作出了任命潘某的决议,证据为2018年1月15日湖北省国家保密局作出的《信会见题回复》。

此外,虽然湖北省委组织部赞成了湖北省保密局任命潘某的行为,但上诉人起诉的不是“赞成”行为,而是“任命”行为。

武汉中院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武汉中院终审裁定书显示,湖北省保密局答辩称,任命潘某的行为正当有用,被上诉人是实验差额考察的招录措施,且举行了笔试面试等法式,任命经由该局集会讨论决议。湖北省保密局的行政职能仅限于保密治理事情,本案显然不属于保密局的行政职能。即便本案属于法院审理规模,湖北省保密局有相关行政职能,本案起诉也凌驾了起诉时效。

武汉中院受理后,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以为此案双方有三个争议焦点:一是被上诉人省保密局是内设机构照旧行政机关?二是上诉人起诉的任命行为详细指向什么行为?该行为是否可诉?三是上诉人的起诉是否凌驾法定起诉限期?武汉中院在终审裁定中对这三大焦点举行相识读。

湖北省保密局主张其不是行政机关,由于省保密局同时又是中共湖北省委保密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省委保密办),而省委保密办属于湖北省委办公厅内设机构,因此被上诉人不是行政诉讼的适格被告。

武汉中院指出,省委保密办与省保密局虽系统一服务部门,两者身份差别负担差别的职能,即俗称的“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省委保密办属于内设机构,是党的机构,而省保密局的职责是依法推行全省保密行政治理职能。《中华人民共和国守旧国家神秘法》第五条的划定,“国家保密行政治理部门主管天下的保密事情。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保密行政治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保密事情”。

武汉中院以为,从上述划定可知,湖北省保密局作为湖北省保密事情行政治理部门,其身份具有对外性,从其2015年领取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上载明的机构类型为“机关法人”也可知,湖北省保密局在对外履职时,能以自已的名义自力作出行政行为,是具有自力负担责任能力的行政机关。本案中,被上诉人是以湖北省保密局的名义面向社会开展招录事情,被上诉人应对自己的招录行为负担响应的执法责任。被上诉人主张其不是行政机关的意见,与事实和执法划定不符,该院不予支持。

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湖北省保密局辩称,其确定拟任命职员的行为是招录公务员的历程性行为,不是最终的任命决议,对上诉人的权力义务不发生现实影响,故该行为不行诉。武汉中院以为,确定拟任命职员虽然是整个公务员招录运动的一个环节,招录事情到此阶段还未最终完成。但对上诉人而言,被上诉人作出确定拟任命职员为潘某的决议具有最终意义,直接导致上诉人在此环节被镌汰,不能再进入招录后续环节,从而影响到上诉人依法获得相关职位的权力。因此,夏敏以为被湖北省保密局确定拟任命职员的决议侵占其正当权益,有权就该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以是湖北省保密局以为其确定拟任命职员行为不行诉,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规模的看法不建立,中院不予支持。

武汉中院还以为,此案没有凌驾法定起诉限期。综上所述,湖北省保密局对外是能够自力负担执法责任的行政机关,夏敏以为湖北省保密局作出简直定拟任命职员决议侵占了其正当权益,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被上诉人是本案的适格被告。1月20日,武汉中院作出终审裁定,打消武昌区法院的行政裁定,指令武昌区法院继续审理此案。

杨艺 本文泉源:汹涌新闻 责任编辑:杨艺_NBJ10647

当前文章:http://www.kfmidea.cn/pfkc/

日历手表 手表怎么认 哈尔滨好品牌挂钟 绵阳中医院健康管理

上一篇:俄女子摩天楼塔尖天线上跳钢管舞 网友:难怪信号差 _豪利时什么档次

下一篇:专访吉宝置业中国总裁李绍强:白银时代,吉宝置业怎样竞逐下半场 _西铁城手表价格